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咨讯 » 新闻资讯  

谁来为节能高成本买单

来源:www.shsap.com      浏览次数: 58457      发布时间: 2006-7-21 15:51:35
生产和营销的高成本阻碍了单个节能产品推广,而整个社会节能机制的缺陷,更使得我国节能的执行成本居高不下。   关于节能,有许多悖论———   没人不知道节能灯省电,可很少有居家过日子的人肯掏钱买节能灯,这笔账不难算:一只节能灯少则十几元、多则几十元,是普通灯泡的数十倍,没等省下足够的电费就“黯然失色”了。  没人不知道建筑节能很重要,可每平方米比普通建筑高出5%—8%的造价成本,令开发商与购房者都望而却步。  类似的例子在节能技术和节能产品的推广过程中比比皆是,节能的高成本正成为我国把节能落到实处、建设节约型社会的瓶颈。   节电器的苦衷   说起来可能没人相信,前年起便在媒体广为报道、在多个场合被各级领导大加赞扬的“经纬牌”待机能耗节电器,两年多来总共就售出3万多个,其中零售1200多个,赠送3000多个,团购2.7万个,而团购的80%,是来自电力公司的“友情赞助”。这简直成了“经纬牌”待机能耗节电器生产方、上海久隆电力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康心里挥之不去的痛。  东西真是好东西。它就像一个电源转换器,插在电源插座和家电插头之间,能把一个空调的待机能耗从28瓦降低到0.5瓦以下,一周可以为一台家用空调省下5度电、约3元多电费。上海交大电力系统研究所所长程浩忠教授测算过,如果这个节电器在上海一半家庭推广,一年能为全市省下8亿多度电。  媒体报道后,不少市民电话打到公司询问,也有市民大热天里换几部车赶到公司销售点购买。但更多的人,或是觉得购买不方便,或是嫌50元一个价格太贵,或是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个新玩意。  王康也想把产品价格再降一点,也想多进几家大卖场,也想多打几个广告,可钱从哪来?节电器用的都是上好的材料,久隆从订单生产厂家拿过来的底价就要49元;大卖场的进场费门槛太高,起板1000元,以后按30%销售额提成,一季度或半年一结;电视广告几十秒就要几万元,没人因为你是节能产品就给你打折。捉襟见肘,“经纬”节电器至今没打过一个广告,至今全市只有一个销售点,至今走不出小规模、高成本、低销售的恶性循环。  久隆的例子不是个别。当今市场,的确有部分产品借“节能”的幌子炒概念、卖高价,但大部分名副其实的节能产品,通常运用了新技术与新材料,研发成本与制造成本高。新产品被市场接受有个过程,起步之初生产规模小,生产成本高,市场售价也高。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节能产品大多由于售价高“节能不节钱”,有的即使真的节钱,省下的每月几元、几十元钱与生活的舒适度、方便度相比,他们更愿意选择后者。种种因素相互作用,令节能产品往往“叫好不叫座”。   建筑商的算盘   生产和营销的高成本阻碍了单个节能产品推广,而整个社会节能机制的缺陷,更使得我国节能的执行成本居高不下。  以建筑节能为例。目前我国建筑耗能已经占全社会能耗总量30%以上,建筑节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已颁布十几部与建筑节能相关的全国性法规及标准,可效果怎么样?雷声大雨点小,放眼全国,真正称得上节能建筑的,屈指可数。  原因何在?  一是管理部门颁布的法规与标准更新慢,可选技术不能及时跟踪最新的节能技术与设备,导致节能的执行成本过高。比如现行《旅游旅馆建筑热工与空气调节节能设计标准》,是1993年颁布实施的;现行《民用建筑节能设计标准(采暖居住建筑部分)》,是1998年起实施的。老标准自然推荐老技术,设计单位即使想采用最新的节能技术,“不遵循标准”的违规成本谁来承担?  二是执行节能标准缺乏具体的奖惩制度,责任方既无压力,亦无动力。建筑上节约了能源,住户可以减少电费支出,社会可以减少能源消耗,政府可以减少电厂投资,环保部门可以减少污染治理的费用,但建筑商什么都少不了,反倒要多支出每平方米比普通建筑高的建筑节能成本,凭什么?觉悟?  再比如路灯,属建委投资所有,委托电力公司代管,维护费用和路灯电费由政府定额拨款,建委在投资建设路灯时不会考虑选用价格贵的节能灯,电力公司管理时也不会自掏腰包进行节能改造。再比如各住宅小区的变压器,开发商建好房子后出售,变压器的维护费用和运行耗电费用由小区业主和国家电网承担,开发商当然不肯选用价格高而能耗低的变压器。事实上,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立,原国务院各部门的节能管理机构基本取消,原有计划经济情况下形成的节能管理体系逐步被打破。计划经济下行之有效的定额管理,节奖超罚,晋等升级、评比表彰等节能管理方法,如今在市场经济环境下,日益暴露出制度性的缺陷,运行成本高而实际效率低。   买单者的韬略   成本高,回收慢,投资者、使用者与受益者分离……在节能的许多环节,市场机制都是失灵的,如果完全听任市场之手调节,节能也许只限于“听上去很美”。事实上,节能不是纯粹的经济行为,它是有关国家能源安全的战略大计,在微观层面“算不过来”的时候,宏观层面应当运用各种手段为节能高成本买单。  运用法律杠杆为管理高成本买单。在过去10余年间,美国共出台了《21世纪清洁能源的能源效率与可再生能源办公室战略计划》、《国家能源政策》等10多个政策或计划来推动节能。自然资源缺乏的日本从1979年开始实施《节约能源法》,对能源消耗标准作了严格的规定,2002年修改的《节约能源法》又提高了汽车、空调、冰箱、照明灯、电视机、复印机、计算机、录像机等产品的节能标准。我国应尽快组织完善节能法规体系,修订节能技术政策大纲与节能标准,制订节能产品政府采购目录,让节能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有据可察。  运用投资杠杆为研发高成本买单。日本政府资源能源厅每年财政预算的四成用于节能和新能源工作;英国政府自2001年起,每年拿出5000万英镑的“能源效率基金”鼓励企业节约能源。我国应建立节能技术与产品公共研发机构与平台,加大节能研发投入,并给予从事节能产品研发的单位相应补贴。  运用税收杠杆为制造高成本买单。美国政府在2001年财政预算中,对新建的节能住宅、高效建筑设备等实行减免税收政策;荷兰政府的能源目录明确规定能够享受能源税收优惠政策的主要项目类型,如建筑物的保温隔热、高能效生产设备、余热利用设备等;日本对111种节能设备减免税收占到设备购置成本的7%。通过实施减免税激励生产方研发、生产节能产品,鼓励消费方购买、使用节能产品,这是发达国家提高能源利用效率的重要措施之一,值得我们大力效仿。